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
彩印名片5盒40元包快递
手机号码任意显示不信?
搞笑视频-焦点视频网
中国香蕉网信息免费发布
 
·网站正式招聘!诚招广告代理商!
·一手好字相伴一生,中国写字教学网
·北京平安保险招聘网,最佳保险投资
·最新数码资讯/报价/评测/导购/分析
源源群发营销软件站
运动商品特卖最全最便宜
09男女秋冬装上市咯!
掘客十年挖掘互联网信息
百万千万的古玩等你搜罗
 网站首页 | 国内关注 | 社会资讯 | 中国财经 | 民生话题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运动商品特卖最全最便宜
运动商品特卖最全最便宜
男女秋冬装上市咯!
掘客十年挖掘互联网信息
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
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
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
彩印名片5盒40元包快递
手机号码任意显示不信?
搞笑视频-焦点视频网
2020-02-28 14:33:47 来源:

  2018年12月25日,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撕下了权健伪善的面具。

  自丁香医生发文举报后,在媒体和各界剥丝抽茧般地扒皮下,束昱辉和他的权健帝国耗时15年营造的神话,逐渐走向瓦解,他们以强大的包装掩盖传销之实的真面目也暴露无遗。

  如今,在丁香医生发文举报权健后的第324天,权健案有了新进展。

  11月14日,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称,日前,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被告人束昱辉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由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图源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官网

  案发至今,权健集团分布在全国多个城市的肿瘤医院和火疗店关闭、停业。

  中国权健自然医学帝国神坛上的“帝王”束昱辉,和他的百亿保健帝国彻底崩塌了,灰尘漫天,留下一地残砖烂瓦。

  我不知道你信不信恶有恶报,但我是信了。

  但太阳底下也有阴影,一个权健倒下了,无数个“新权健”正在崛起。

  2019年8月31日,一份遗书在网上掀起波澜。

  遗书的写作者为邢某,这份遗书一式三份,分别写给其父亲、妹妹,以及玫琳凯。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邢某在遗书中称,自己听到玫琳凯经销商宣传可拿到200代奖励,因而“受蛊惑”将巨额资金投入玫琳凯,最终血亏到负债累累。

  这其中,有其自己的26万元积蓄,还有她从妹妹手中拿来的37万,以及其父亲的6万元和她从丈夫手中获得的30万元,还有在网贷平台借来的20万元。

  如今,这些钱都打了水漂。

  走投无路的邢某在遗书中写到:“本人在经济上已经负债累累,难以维持生活。精神上更是达到了极限,多次想到了轻生。但我牵累了家人,已经没有办法简单地用死来偿还。”

  邢某的绝望之情溢于纸上,隔着这张纸,我们也可以想象到她的后悔与心痛。

  令我们好奇的是,她在遗书中提到的玫琳凯,是怎样一个存在?

  玫琳凯的“直销帝国”

  公开资料显示,玫琳凯是全球护肤品和彩妆品直销企业之一,创办于1963年9月13日,总部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是一家业务遍布五大洲、超过35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拥有5000名员工和300余万名美容顾问的跨国企业集团。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玫琳凯于1995年来到中国,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中国已成为玫琳凯在全球最大的市场。其宣称,向所有怀有美丽梦想的美容顾问与消费者敞开大门,为她们提供全方位"美丽到家"的服务,以及护肤、化妆、造型等全方位的培训与提升。

  而玫琳凯的经营模式却让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玫琳凯是全球排名前十的直销巨头,2018年收入超3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6亿元人民币。几乎所有加入玫琳凯的从业者,都怀抱着一颗致富的心。

  这是一个以女性为主体、层层相连的销售体系,将人们连接起来的纽带则是从玫琳凯获得金钱和美好生活的愿望。有玫琳凯从业者称,经销商告诉他们,加入玫琳凯最高能拿到200代的奖励。在多层销售体系中,每一个上级与下级之间都是一代。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网传玫琳凯的晋升制度

  但在中国现行法律框架下,200个层级的销售网络,早已超过了直销的定义。

  按世界直销联盟的定义,直销是指以面对面且非定点的方式,销售商品和服务,直销者绕过传统批发商或零售通路,直接从顾客接收订单。是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

  而传销,是指组织者或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及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

  简而言之,传销有三个典型特点,“发展人,上下线,有提成”。

  玫琳凯以缴纳会员费为噱头,不断地拉人发展下线加盟会员,同时形成多层级的团队计酬,很明显已经是涉嫌传销。

  经销商的“难言之隐”

  成为经销商,是每一个刚进玫琳凯的人梦寐以求的。但曾接触过玫琳凯的用户大多表示,从玫琳凯挣钱并不容易。

  玫琳凯相关资料显示,要成为经销商,需要达到几个要求:具备独立的营业执照,营业执照须含有销售化妆品、服务咨询内容;并且经过公司审核通过,与公司签订《玫琳凯经销商协议》。

  除此之外,经销商还必须有经营场所,用来陈列展示产品,以及为美容顾问提供美容课程。这是玫琳凯的工作室制度。

  但是,经营场所的费用,就算在了经销商自己的头上。在成为经销商之前,新加入者还可以希冀成为督导,其万元月收入吸引着不少人前往一试。而玫琳凯的上级事先并不会给下线透露,成为督导有哪些要求。

  一般而言,3个月的业绩达到60000元才可能成为督导。如果以每月20000元业绩计算,督导可以从业绩中得到10%,也就是2000元收入,另外还可以从美容顾问业绩中抽取提成,一般为数百元。

  即便如此,督导的收入离万元仍有不小的距离。在直接向客户推销产品难以进行的情况下,发展下线,并让下线从自己手中购买玫琳凯产品,就成了极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并且,督导们往往会几个人联合起来租房,作为培训、交流的场所,此时,便产生了房租、水电、通讯等费用成本。

  更让玫琳凯营销人员头疼的,或许是动辄出远门参加培训的费用。

  为了维持自己的成功女士形象,玫琳凯营销人员常常在吃穿用度方面花费不少金钱。例如,当营销人员去往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出差时,相关费用全部需自行承担。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图源 玫琳凯中国

  这些暗中的规则真实存在,在玫琳凯的官网,这些内容则绝不会被展示出来。

  但细究之下,你会发现这仍旧是牢牢附着在玫琳凯体系上的游戏规则。

  深陷虚假宣传旋涡

  披着合法“直销”外衣的玫琳凯,不仅让其体系内的从业者损失惨重,也令普通的消费者防不胜防。

  2019年4月,福建新闻频道《现场》播出一期节目,一名男子于2016年在玫琳凯营销人员的推销下,开始吃玫琳凯旗下的“怡日健”保健品,结果开始流鼻血。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图源 福建新闻频道《现场》

  这位郑先生在玫琳凯营销人员的朋友圈中看到,其产品可以治疗一些疾病。于是郑先生就抱着尝试的心态,购买一个疗程,总共15盒,花费5000块钱,包括粉妍片、葡聚糖(小粉),还有小紫。

  在玫琳凯官网上,这些产品被称作调养品,也有保健品标识,其中,粉妍片建议零售价为510元。此外,还有酵母β-葡聚糖固体饮料、γ-氨基丁酸固体饮料等多种产品,售价均在300至500多元。

  在郑先生提供的许多玫琳凯官方授权经销商的、朋友圈截图中,昵称为“小粉”的调养品,却被宣传最主要功能是抗癌抗肿瘤,多位玫琳凯经销人员的配文,清一色旁敲侧击表示,吃小粉可以预防癌症、吞噬癌细胞。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图源 福建新闻频道《现场》

  玫琳凯经销人员宣传的小粉和粉妍片等产品,几乎能“包治百病”,比如不孕不育的夫妻,自然怀孕了;14年高血压,1年小粉,现在全好了;从肠胃炎到脚气,从皮肤湿疹到脱发问题,总之小粉和粉妍片统统都能治,郑先生曾经就是在这样的洗脑轰炸之下,步步深陷了。

  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上,笔者查询到,“玫琳凯”品牌下共有89个直销产品名单,其中只有“怡日健粉妍片”为在商务部注册备案的保健品,并未看到“酵母β葡聚糖”的身影。

  换言之,被冠以种种光环的小粉等玫琳凯调养品,疑似是未经许可的直销产品。

  国家《广告法》规定,保健食品在广告时不得表示疗效,也不能与其它的药品或者保健食品进行比较,经销商的行为事实上已经成为一种虚假的广告、虚假的宣传。

  将这种现象与玫琳凯的所谓“直销”模式联系起来,就会发现,在这样的经营模式之下,玫琳凯的保健品虚假宣传或许还会层出不穷。

  在直接卖货不能达到目标的情况下,拉人头、夸海口,也就成为了必选的手段之一。

  梦想的代价

  玫琳凯吸引的目标人群大都是渴望成功、渴望变美的女性。

  在玫琳凯的引诱下,怀揣着梦想的女性一波一波地涌向玫琳凯。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但就在短短几年内,她们竟得到了这样的回报:失掉了家人,失去了朋友,倾家荡产,失去尊重;一些人轻生,对社会冷漠,还有一些生不如死。

  她们曾以直销人为骄傲,但大浪过后,她们却发现自己只是那一颗颗沙子。

  2002年,王辛大学毕业,在石家庄做医药代表,虽辛苦,但月均也有三四千的收入。2003年7月份的一天,王辛在省四院做业务,一个陌生女人与她搭话:小姐,你的气质真好!长得也漂亮,如果皮肤再光亮一些就更好了。

  同是女人,王辛一听,便来了兴趣。

  “其实你可以试试玫琳凯的化妆品,以前我的皮肤比你差,你看我现在的皮肤。我看你也二十大几了,再不注意保护就晚了”。陌生女人继续说着。

  陌生人叫董月娥,她就是王辛的入门老师。

  正是爱美的年龄,王辛真的用上了玫琳凯。

  几天后,王辛被约至玫琳凯听美容课,除了美容技巧之外,玫琳凯的产品、玫琳凯的企业文化、玫琳凯的所有都吸引着她,尤其是万元督导,更成为王辛无法拒绝的诱惑。

  成功仿佛触手可及,玫琳凯彻底颠覆了王辛以前简单的、传统的生活。

  2004年,婚后的王辛远离家乡,为了万元督导梦回到了石家庄。

  为了成为督导,王辛开始自己往里贴钱,但业绩缺口还是很大。

  能借的都借遍了,婆婆身患癌症需要手术,仅有2000元钱。而王辛正在冲督导的关键时刻,逼着丈夫要钱,被逼急的丈夫在电话里喊:你还有人性吗?

  “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想了,脑子里只有冲督导。”王辛还是将这2000元逼了出来。

  冲督导的六个月,王辛就补了3万元,但一切远未结束,噩梦才刚刚开始。

  王辛如愿成为了督导,但过了一个月,原以为轻轻松松一万到手的王辛才得知事情远没有那么容易:为保住督导资格,继续上升,必须在每两个月内至少一个月的业绩超过2万,而这一目标在冲击督导时就从未实现过。

  得到万元月薪,经计算至少要完成60000业绩(要卖120000元的产品)才能达到,万元月薪有着如此苛刻的条件,王辛一下子懵了,市场行情并不看好,但已经付出太多,和自己手下美容顾问讲课交流时,总是穿着光鲜,问起收入,每次回答吞吞吐吐,心里发虚,看到别的督导每天还是那么自信,

  王辛以为只是自己的能力不够,达不到要求。

  王辛好面子,而且制度严禁互相倒垃圾(说消极的话),所以她只能装作自信,显出一副成功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稳住军心;只有这样,自己的付出才可能通过自己的美容顾问的业绩达成而挽回。

  业绩完不成怎么办?补单!而月月补单本已吃不消的王辛更加艰难。

  钱从哪里来?王辛的丈夫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大学同学、高中同学、甚至一面之识的人,他也抛开了男人的面子和尊严,三五百也不放过。

  而他自己的生活却极其艰苦,他曾一个星期花两块钱。他介绍了自己的“经验”:周一至周日早上都不吃饭,周一至周五中午和晚上在公司凑合吃点工作餐,周六周日用1.2元钱买一斤面条,白水加盐煮了吃四顿;剩下8毛,给妻子王辛打两分钟的长途电话。

  而王辛的梳妆台上密密麻麻堆满了玫琳凯的化妆品,加上彩装,价值5000元左右,而每年要用完2批,也就是一年要用掉10000元。直到如今,在王辛所住的简陋出租屋内,梳妆台前是屋中最贵重的东西。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玫琳凯的美容顾问必须用玫琳凯的产品,这是规定,不然怎么介绍产品。

  但督导能拿多少呢?

  王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督导的实际收入:以每月完成20000业绩计算,可从业绩中得到10%,也就是2000元的收入;还可从他的一类延伸(由自己直接推荐加入的美容顾问,一般为12个或12个以上)得到提成,从美容顾问2500至8500的业绩中提取4%到13%不等,这一部分一般为300到900元不等。

  这是督导的全部收入,即假如督导所带领的小组能够完成任务,督导可以拿到2300到3000元左右。

  而督导的支出,繁杂且巨大。

  每几个督导会租一处房子,用作培训、学习交流的场所,房租都由督导负担,每位督导负担房租1000元左右;作为激励美容顾问、挑战活动的奖品,每月500元左右;雇一个账目清算、接电话的后勤工作秘书,每月至少400到600元;通讯费用500元左右;自己所用玫琳凯产品,每年消费10000元左右;家族组织大型活动每月分摊50元;大量出差费用(王辛为了参加培训,曾去香港2次,杭州1次,2次上海,往返北京更加频繁)都由自己承担。平均下来月支出在3500元以上。

  而如果补单的话,每月亏损会达到万元以上。

  虽然制度严禁互相倒垃圾,但还是有人不堪重负流露出痕迹,得知别人的情况和自己相同,很多督导震惊了,原本以为就自己补单,仅仅是自己能力不够,而现在看来,大家都在用自己的钱苦苦撑着。

  万元督导原是一场梦。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王辛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另欠外债将近10万。她几乎丢失所有的朋友,失去了家人的信任,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以后也不知该怎样面对社会。

  王辛说:我以后再也不敢做梦了。

  正是千千万万个王辛,筑起了庞大的玫琳凯帝国。

  严密的“自我保护”

  玫琳凯究竟是怎样做到让自己隔绝于自家经销商之外的,又是如何一边大肆敛财,一边毫无风险?

  2006年12月1日下午5点多钟,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系统网站公布的直销企业列表里,玫琳凯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在此前,玫琳凯一直以设立店铺+雇佣推销人员的经营模式运营着。

  这个业务模式与直销有很大差别。直销是公司把库存卖给了直销员,然后直销员再卖给消费者。而公司聘用推销员,产品库存还是由企业来承担,公司按照推销员每个月推销产品的数量来计算一定的奖金。

  玫琳凯获准的第一批直销区域为浙江、山东、广东、陕西、江苏、四川、辽宁、湖北的部分市以及4个直辖市、4个计划单列市,核准直销产品为123种化妆品。

  当时街面上挂有玫琳凯的店铺不多,与直销巨头雅芳相比更是少之又少。但这其实是玫琳凯的策略之一。

权健之后,地狱之火炙烤玫琳凯

  时任大中国区总裁麦予甫称,“其实我们有,但我们请他们使用自己的公司名字,而不是把玫琳凯牌子挂在门口。”

  在玫琳凯看来,经销商是独立法人,公司无法具体要求,这是玫琳凯自我保护的方法。

  玫琳凯的精明之处还在于,即便是要求营销人员不断订货,使用的也是一些相对温和的手段,比如:培训。所谓培训,就是让你膨胀信心,不断订货和拉人。

  玫琳凯公司从来不考察她们订的货到底卖掉了多少,她们的“业绩”只看订了多少货,拉了多少人。说到底,她们所谓“成功”是由进货数量和拉人数量来决定。

  这里既是贩卖梦想的地方,也是摧毁梦想的地方。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美好实则虚妄的收入制度,吸引着众多人,前赴后继加入玫琳凯,渴望有一天成为资深美容师、督导、首席经销商,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这条成功道路绝大多数人并没有走通,在付出大量时间和金钱之后,得到的往往是大量没有卖出的玫琳凯产品、一身的债务和破损的人际关系。

  无论是权健,还是玫琳凯,都利用了人性的弱点。

  他们这些企业,生产出一些可有可无甚至有危害的产品,通过营销与包装,诱引一批“粉丝”加入,通过传销式的经营模式,使组织迅速壮大,深入社会的各个角落。

  人性本就充满了矛盾,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这种企业形式也不会灭亡,它会以各种方式、各种姿势、各种新鲜的玩意儿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大数据火他就会披上大数据的外衣。

  互联网火他就会穿上互联网的新衣服。

  这永远是一场人性贪婪与自我救赎的不流血战争。

  有些人会上天堂,但他们注定会被打入地狱。

  地狱中的火焰,正在焚烧着他们的肉体与灵魂。

  文章来源: 百家号-观点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特此鸣谢!

  编辑校对:反传销彭柱

  • 电竞赛事落户花都最高奖励1千万
  • 油菜花不再只是黄色 科学家让它姹紫嫣红
  • 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保障百姓正当权益
  • 依法纳税是天职 偷逃税款法不容
  • 女子诉称其丈夫在一起交通事故中死亡维权遇阻
  • 强化监督执纪问责 维护村民正当权益
  • 维护群众切身利益 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 梁静茹代言U牌精油可消毒成“防疫神器”?特殊时期规范微商刻不容缓
  • 潘石屹的公子说:捐款?逗我呢
  • P2P麻袋财富疑违规直接向借款人放贷,关联小花钱包疑涉砍头息导流714高炮平台
  • 好消息!广东工业企业复工率超90%,这些企业可延期还贷
  • 当戴口罩成标配,刷脸支付遇“无脸可刷”,刷脸还有没有未来?
  • 两任董事长被抓,面临天价赔偿,游戏商恺英网络计提减值超21亿元
  • 昔日“股王”找到接盘方!实控人从买买买到濒临爆仓,如今委身这家上市媒体子公司!
  • 联想集团否认“业绩欺诈”指控 亮眼财报也架不住机构看空
  • 涪陵榨菜发布2019业绩快报 净利润五年内首次出现下滑
  • 蛋壳公寓陷泥淖:两头吃遭维权、租金贷违规、直面现金流大考
  • 3年亏掉300亿!昔日创业板“一哥”彻底陨落,退市进入倒计时…
  • 3年亏掉300亿!昔日创业板“一哥”彻底陨落,退市进入倒计时…
  • 北京知名连锁药店康佰馨公司董事长涉嫌大量销售假3M口罩 多人被捕
  • 一个员工搞瘫数万商家,微盟做错了啥?
  • 高管勾搭员工老婆惹祸?微盟宕机市值蒸发14亿 300万商家躺枪
  • 山东烟台:反映垄断遭报复 上千居民“用电难”
  • 梁静茹代言U牌精油可消毒成“防疫神器”?特殊时期规范微商刻不容缓
  • 仁和药业被曝产品虚假宣传,微商代理模式涉嫌传销
  • 这帮传销“免费辅食”的微商骗子,比人贩子还坏!
  • CNCC传销黑盘居然能骗过湖南人民?
  • 支付99.9元每月躺赚3万元?警惕“5G时代”运营模式涉嫌传销
  • 优牌生物精油可消毒防疫?U牌自愈系创业赚钱如何实现?
  • 新疆一女子帮助“vpay”传销团伙收取资金近7千万法院不予起诉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
    ----------------------------------------------------------------------------------------------------------------------------------------------------------

    浙商网 Copyright @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